清心

青岛市海慈医疗集团  魏陵博

 

“清心”是养心的第一要诀。心,为阳中之阳,八卦为离卦,五行属火,主南方,与四时之夏相应。

心以阳气为用,故喻之为人身之“日”,“心为火脏,烛照万物”(《血证论·脏腑病机论》),故凡脾胃之腐熟运化,肾阳之温煦蒸腾,以及全身的水液代谢、汗液的调节等均需心阳的作用,心阳为阳气之源,所以我们将心阳称为君火,君火权重,分权于相,故将肾肝之龙雷之火称为相火。心的阳气能推动血液循环,使之生机不息,我们称为心主血脉;心中有孔窍,曹雪芹称赞林黛玉“心较比干多一窍,貌比西子胜三分”,故日常生活中说人聪明叫心眼儿多,这是心藏神的学说,中医学把精神意识思维活动归属于心,我想精神刺激导致心率乍变是该学说的基础吧。何谓神?“两精相搏谓之神”(《灵枢·本神》),阴阳合卺孕育的生命是神,所以神是生命活动的外在表现,精神振奋,神志清晰,思维敏捷即是有神。

心主血脉正常,则心搏如常,脉象和缓,节律调匀,面色红润光泽;如心气心阳不足,则气血瘀滞,出现胸闷气短,面色灰暗,唇舌青紫;如心血心阴不足,则见面色无华,心悸心烦,健忘多梦;心藏神异常,可见失眠多梦、神志不宁,甚至谵狂,或反应迟钝、精神萎靡,甚则昏迷、不省人事,危及生命,所以说“心动则五脏六腑皆摇”(《黄帝内经灵枢·口问》)。

心阳特别重要,但是或因事繁劳心,或因思虑用脑,辄会造成心火亢盛,初则心烦心悸,口舌生疮,小便短赤,久则心阴不足,最后心阳亦亏,病入膏肓。故清心火尤为重要,清心之法莫过于少事,所谓“福莫福于少事,祸莫祸于多言”,《大学》里讲人应该正心诚意才能格物致知,佛学讲究戒、定、慧三个修心层次,意思是:首先持戒以除外扰,其后人心就会得到平静,进而会产生智慧。嵇康在《养生论》主张:“知名位之伤德,故忽而不营;识厚味之害性,故弃而弗顾。旷然无忧患,宁然无思虑”,对那些已经患冠心病心肌梗死的人,即使做了冠脉支架术或搭桥术后,也还是心脏病患者,医生会严肃强调不许吸烟、不酗酒、不争强斗狠,还要认真服药,这就是持戒,经过这些调养人就会平心静气了,自然获得良好的疗效,否则在生活上不知节制,什么样的灵丹妙药也难以起效。

曾给朋友诊脉,其虽貌似金刚却脉软似淑女,敛神静气而后得,他大为担心,我说,人体应以最节约能量的方式生存为最好,在可能的情况下心率血压低一点是长寿之道,可以明显减少心脑血管病的发生率。汉儒刘向《说苑·敬慎》载一件趣事,意思是:老子向老师常枞问病,老子说:“老师,您的病不轻啊!难道没有什么教诲留给我吗?”常枞说:“即使你不问及,我也会告诉你的。”常枞张开他的口叫老子看看,然后问道:“我的舌头还在吗?”老子答道:“还在呀。”常枞再问道:“那我的牙齿还有吗?”老子回答道:“没有了。舌头因为性柔而常存,牙齿因为性刚而脱落了。”常枞说:“说得好!天下的事理完全在这个例子里了,我再也没有什么可教你的了。”

琴韵竹风可以养心神。听琴可以养心神,宾客在听琴时,应正襟危坐,不能左顾右盼,如坐针毡,这是一种有文化修养的体现。《白虎通》记载:琴以禁制淫邪,正人心也。所以琴心指的是摒除杂念的君子之心。

竹也是陶冶心情的君子之翠,竹养心之性有三:身直、虚心、有节,有这样一句话:未出土时先有节,到凌云处尚虚心,穷的时候得有气节,腾达之时也要谦虚。

神有所藏则生命不息,所谓“得神者昌,失神者亡”,清心静神可以祛病延年。随着老龄化的到来,患老年痴呆的人群大大增加,对那些气血亏虚,痰蒙心窍者可以用七福饮治疗,七福饮来源于《景岳全书》,组成:人参、熟地、当归、白术(炒)、炙甘草、枣仁、远志,可以治疗气血虚亏,心神不安,表现为智力减退,头晕耳鸣,神情呆钝,辞不达意,懈惰思卧,饮食减少,腰酸骨软,步履艰难,舌瘦色淡,苔薄白,脉沉细或弱。人为什么变傻了呢?因为心气心血虚弱了,所以心主神明的功能弱了,而瘀血痰浊趁虚而入,蒙蔽心窍导致智力下降,七福饮里有益气血的药,也有化痰开窍的药,其方解可以借用一句话:心不可不虚,虚则义理来居;心不可不实,实则物欲不入。

目前营养过剩是个大问题,所以对青壮年来讲清心之味首推苦,清心之气首选寒,昔有谚语“要想长生,黄连上清”,“有病没病,防风通圣”,黄连上清丸是清心火的名方,苦瓜是清心的食疗佳品;根据同气相求的原理许多植物的“心”有清心作用,如莲子心,连翘心,连心麦冬,灯心草等;再者利小便也是清心之法,饮香茗,吃西瓜是夏日清心消暑之乐事;“损其心者,调其营卫”,营为脉中之精气,卫为脉外之悍气,可以理解为养心必通血脉,色赤之药多入血脉,如丹参、桂园肉,桂枝,赤芍等,血脉通则心有所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