养肝之趣在于调

青岛市海慈医疗集团  魏陵博

要养肝得先了解肝的功能特点。肝五行属木,为阴中之阳,在季节与春相应,八卦属于震卦,在自然界与雷相应,从方位讲震卦在东,我们中国又被称为“震旦”,为东方日出之地,峨眉山就被誉为“昆仑伯仲地,震旦第一山”,这是古代先民对自然朴素的认识,与迷信全无瓜葛。

从卦象谈起会更直观地理解中医学对肝的认识,震卦由两个阴爻和一个阳爻组成,表现的是阴气尽而一阳初生,在气候上正符合冬去春来之意,正是阴阳之气相交接的时刻,所以春天肝木当令,震卦这一阳爻是一年中生机的开始,阳气犹如火焰,必然上炎、动摇、舒展,所以肝的特点是主升、主动、主疏泄,就是指肝具升发生长,生机不息之性,有启迪诸脏生长化育之功,我们把它称为肝气,肝阳,又叫做雷火,肝气条达疏泄的功能在中医学中成为肝用;雷在云中才能春风化雨滋润万物,震卦两个阴爻代表了阴气,我们把它称为肝阴、肝血,它能够制约雷火不至过亢,在中医学中称为肝体,所谓肝“体阴而用阳”,就是上面的意思。综上所知,在正常生理情况下,肝气升发、柔和、舒畅,既不抑郁,也不亢奋,以冲和条达为顺。

肝之自身阴常不足而阳常易亢,故沈金鳌说:“肝……其体柔而刚,直而升,以应乎春,其用条达而不可郁,其气偏急而激暴易怒,故其为病也,多逆”。若忤其性则恣横欺凌,延及他脏,乘脾、犯胃、冲心、侮肺、及肾,故曰肝为五脏之贼。胸胁胀痛、抑郁不乐,肝气郁也;急躁易怒、头晕胀痛,气火逆也;胁胀脘痞、呕恶纳减,肝气犯胃;腹胀便溏,肝郁脾虚;抽搐眩晕,半身不遂,肝风动也;眼干目涩,唇甲色白,夜寐多梦,肝血虚也。肝还调节性与生殖,“主闭藏者,肾也,司疏泄者,肝也”(《格致余论·阳有余阴不足论》)。“女子以肝为先天”,行经、养胎无不耗血,故女子气有余而血不足;男性精液的藏泄也与肝之疏泄有关,其不及则阳痿、精少,其太过,则阳强、梦遗。

养肝首调情志,移情易性,莫动无名火是好方法。如何移情易性呢?韩非子说:“西门豹性急,配韦(柔皮)以自缓,董安子性缓,配弦(弓弦)以自急”。西门豹性格桀骜,他为了矫正性格,身上配戴一块儿柔软的皮子,遇事时摸一摸,使自己冷静。董安子为了改变自己慢性子的缺点经常以弓弦警惕自己。林则徐脾气暴躁,为了警示自己以“制怒”作为自己的座右铭,“则徐”的意思也有徐缓不急的含义在里面。所以,拿个物件或座右铭警示自己非常有用。清朝唐容川在《血证论》里讲:病家误,戒忿怒,忿怒无非些小故,血随气上不循经,犹如轻车就熟路。吾临血证多矣,每有十剂之功,败于一怒,病家自误,医士徒劳,堪发一叹。

治肝“不宜刚而宜柔,不宜伐而宜和”。以镇肝命名的名方为张锡纯《医学衷中参西录》中的镇肝熄风汤,组成:怀牛膝一两,生赭石(轧细)一两,生龙骨(捣碎)五钱,生牡蛎(捣碎)五钱,生龟板(捣碎)五钱,生杭芍、玄参、天冬各五钱,川楝子(捣碎)两钱,生麦芽、茵陈各二钱,甘草一钱半,功效:镇肝熄风,滋阴潜阳,主治:头目眩晕,目胀耳鸣,脑部热痛,心中烦热,面色如醉,或时常噫气,或肢体渐觉不利,口角渐形歪斜;甚或眩晕颠仆,昏不知人,移时始醒;或醒后不能复原,脉弦长有力者。张锡纯自己体会,最初制方时没有川楝子、生麦芽、茵陈这三味药,有的患者初次将药服下,反觉气血上攻而病加剧者,但是加上生麦芽、茵陈、川楝子即无斯弊。他作了分析:盖肝为将军之官,其性刚果。若但用药强制,或转激发其反动之力。茵陈为青蒿之嫩者,得初春少阳生发之气,与肝木同气相求,泻肝热兼舒肝郁,实能将顺肝木之性。麦芽为谷之萌芽,生用之亦善将顺肝木之性使不抑郁。川楝子善引肝气下达,又能折其反动之力,方中加此三味,而后用此方者,自无他虞也。在这里我想到春季应多吃野菜,春季野菜也是芽之嫩者,可清肝火,并禀少阳生发之气,与用生麦芽、茵陈有同样的意境。

临床常用的“补肝汤”出自《医学六要》,组成包括:生地、当归、白芍、川芎、枣仁、木瓜、炙甘草,功效:养血滋阴,柔肝舒筋,主治:虚劳肝血不足,筋缓不能行走,眼目昏暗;或头痛,眩晕,耳鸣,目干畏光,视物昏花,急躁易怒;或肢体麻木,筋惕肉,舌干红,脉弦细数者。所以养肝的关键在于用四物汤养血调血,酸枣仁、木瓜、炙甘草,为酸甘化阴,入肝健脾之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