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质量四句话有感

李钦堂

 

报载,美国加州大学的一位教授对人的生命质量提出新说:“生得好”、“活得长”、“病得晚”、“死得快”。这四句简洁的话语,反映了人们对生命质量的深刻认识和追求,这对人们珍惜健康,关爱生命,有着重要意义。

“生得好”。是指一个人生下来就健健康康,四肢健全,五官端正,内脏完好,无遗传性疾病。当然这是父母赠与的最大礼物,自己只能欣然接受。但要珍惜它、呵护它,使它青春常在,受用终生,绝不能对它视而不见,更不能任意挥霍和践踏。生命之源不在自我,既授之于你就应好好珍惜,善待这来之不易的收获,你无权拒绝生命,也无权毁损健康。况且人不是孤立存在的,人是社会的人,一人之事会牵涉到社会机体,牵动着周围亲朋友邻,你不能让别人因你而牵肠挂肚,不能给他人增添痛苦与不安。这既是对人生的态度,也是对生命的责任。

“活得长”。人,谁不愿在绵延不绝的历史长河中多荡几桨?多行一程?谁不想在五光十色、生机盎然的大千世界里,多几眼赏心悦目的扫描?所以古训言:“尽终其天年。”长命百岁自古以来就是人们梦寐以求的企盼,为了实现这一理想,人们苦苦探索了数千年,随着科技的发展,人类认识的提高,开始认识到自我养生是延年益寿的重要途径。“养生是长寿的基础。”但自我养生不能等老了、病了才去做,要未雨绸缪,从青少年时就要践行,越早越好,因为人的衰老是渐进的。人要长寿,但没有健康的长寿也是没有意义的,甚至还不如不长寿。巴金生前得知夏衍病逝前非常痛苦时说:“长寿不是一件好事,是一种痛苦。”那种“愿在世上受,不在土里沤”,辗转病榻,苟延残喘,生命质量低下的长寿,不应是人们的追求。“活不到百岁是自己的错”,将成为人们健康长寿的新理念。

“病得晚”。无病无灾乃人生之一大幸事,但“人吃五谷得百病”,不得病是不可能的,问题是尽量延缓疾病的到来——“病得晚”,像洪昭光教授讲得那样:“60岁以前没有病,健健康康到退休;80岁以前不衰老,天天都有好心情;健康快乐90岁,轻轻松松过百年。”当前世界范围内疾病谱和死亡谱都发生了显著变化,慢性非传染性疾病正威胁着人类的健康,40岁脑动脉硬化,50岁冠心病,60岁脑卒中,提前患病、提前死亡成了当今社会普遍现象,这些都源于不文明生活方式。所以世界卫生组织指出:“许多人不是死于疾病,而是死于无知。”“无知”,即不文明生活方式。 

文明生活方式,符合人体内部生理活动规律,不但使人们适应自身的生物节律,而且能对大自然的环境作出适应性调节,人们因而能够得到身心健康。1996年美国疾病控制中心文件指出:“文明生活方式可使高血压发病率下降55%,脑卒中下降75%,肿瘤下降33%,糖尿病下降50%,并使生命质量全面提高,人均寿命明显延长。”鉴于此,科学家们提出了行为保健口号:“不吸烟,少饮酒,合理饮食,经常锻炼,普遍增寿10年。

“死得快”。一个人不管你的寿命有多长,最终总是要死的,只不过死的方式不同而已。有的无疾而终,悄然逝去;有的暴病而亡,匆匆归西;有的饱受疾病折磨,撒手人寰;有的突遇意外,惨痛离世;有的朝疾夕终,走得轻松安详。作为老年人活到一定年龄,如能无疾而终或朝疾夕终,迅速地了结此生,那是再好不过的了。这种死法,“个人少遭罪,家人免受累,节省医疗费,造福全社会。”因而,“死得快”成为老年人的向往。邓颖超、巴金生前都曾叮咛过亲人,到了那一天不要抢救,要安乐死。日本老年人也希望“死得快”,国内建有“暴死寺”,老年人会自动去那里祈求实现“死得快”。

国人讳言死亡,然而死亡是生命的归宿,“人活一生,草木一春”,人的死亡如同冬季的野草枯萎一样,皆属自然。古罗马哲学家西赛罗在他的《老年论》中写道:一切顺乎自然的事情都是好事,而没有比老年人寿终正寝更为自然的了。人们不必惧怕死亡,应勇敢地面对死亡,心地坦然地接受死亡。对待死亡,要像哲学家罗素描述地那样:“一个人的生命历程应该像一条河——开始涓涓细流,在狭窄的堤岸间行进,冲过岩石,跳过瀑布;其后水量变大,堤岸后退,流速急湍;最后没有明显的停顿,汇入大海,毫无痛苦的失去自我之驱。人到老年看到自己的生命历程能像这条河一样,他就不会惧怕死亡,因为他所挂虑的事情将会延续。